2010年8月3日星期二

投教育保單變壽險 中年接獲支票不知原因

(芙蓉31日訊)投保多年的教育保單,突變成人壽保險,令投保者驚訝萬分!

來自芙蓉的投保者蕭強文(45歲)指出,他是在1992年光顧一名保險代理員,為孩子投保一份教育保單。

他說,據保險代理員指出,保單的供期為9至12年,當孩子長大后,便可領取1萬8000令吉至2萬4000令吉款項,以進入大學深造。

蕭強文指出,兩年前收到保險公司寄來一張435令吉36仙的支票,他不知是什么費用,于是交回給保險公司,同時要向保險代理員查詢。

保險代理員避不見面

“我多次約保險代理員出來,希望能查問清楚,但對方不敢見我,結果在保險公司職員告知下,才知所投保的是人壽保險,而且已經斷保。”

蕭強文今日向武吉甲巴央區州議員謝琪清投訴,在場者包括謝氏特別助理華漢偉。

蕭強文在印度工作,出國前已供完教育保單,他不明白為何教育保單會變成人壽保險,于是在返回大馬時,便向謝琪清求助。

他說,他在華漢偉陪同下,本月12日到該間保險公司向一名執行員查詢,並于翌日補上一封投訴信,結果兩天前收到保險公司寄來一張誌期7月16日的支票。

他說,這張支票與第一次所收的支票是同一數額,但他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費用?

他說,孩子已21歲,想不到當初為孩子購買的教育保單,竟會變成人壽保險,當時雖有獲得一份保險單,但他並沒有閱讀內容。

“兩星期前遇到該名保險代理員時,便追問保單問題,對方卻說,若有什么不滿意,可以去見他的老板。”

保險公司 需時間調查

謝琪清根據致函給保險公司反映蕭強文的問題后,該公司已經回函,表明需要一些時間,作出調查。

他說,保險公司寄來這封回函的同時,蕭強文也收到435令吉36仙的支票,既然要調查,為何又寄來支票,這是令人不解。

他說,保險已成為社會的重要一環,任何人若要購買保險,都必須清楚向保險代理員表達本身的需要,而且在未簽下保單時,也須詳細閱讀保單內容,或向相關公司查詢,以便獲得保障。

此外,華漢偉說,保險公司的執行員指不清楚當初保險代理員,到底與蕭強文談了些什么;而她解釋,人壽保險的供期會較長。

“該執行員認為有一個可能性是,蕭氏以為是教育保單,在供了9至12年便停止供期,結果人壽保險自動以紅利來繳付保費,紅利自然逐漸減少。”

養母宣誓書證明隆市出世 沒面試老婦獲公民權

(芙蓉17日訊)通過行動黨州議員協助,申請公民權多年的老婦,在沒有進行面試程序下,如願獲國民登記局來函批准其申請。

不過,該老婦尚需前往國民登記局進行宣誓及呈上所需文件,相信至少需半年時間,便可領取正式公民權。

老婦是芙蓉百美花園的伍清媚(66歲),她今日與丈夫李健成(70歲),感謝武吉甲巴央區州議員謝琪清的協助。

伍清媚說,她于1944年出世,由養父母帶大,不知道親生父母是誰,12歲時沒申請身分證,也沒有報生紙。

她說,養母在1955年的一份宣誓書,證明她是在吉隆坡舊巴生路出世,是養母的女兒,由于出世時適逢日侵時期,所以沒去登記。

她說,13歲時她與當時屬朋友關係的丈夫一起申請身分證,雖然兩人都領到身分證,但她並沒有發現本身的身分證,與別人有所不同。

她說,多年來她結婚生子,沒有工作,是一名家庭主婦,也沒理會有沒有公民權,全國大選雖欲投票不果,但她也不當一回事。

她說,直到丈夫15年前退休,要列她為退休金受益人時,才發現她沒有公民權,無法成為受益人,所以與丈夫3度到芙蓉的國民登記局申請公民權,也到吉隆坡國民登記局辦理,但都沒下文。

她說,最近兩年其孩子要帶她去中國旅遊,她因沒有公民權而無法申請國際護照,所以再度申請公民權,但仍沒有著落,所以在2008年向謝琪清求助,如今終于接獲公民權申請獲批的通知。

她說,在申請過程中,她從沒被叫去面試。

開心可去中國旅行

伍清媚有感而發的指出,她終于可以堂堂正正的成為大馬公民了。

育有5名孩子的她說,領取公民權是她多年的心願,如今申請終于獲得批准,她感到很高興。

她說,一旦拿到公民權后,她將可以申請國際護照,然后與孩子去中國旅行,而且她也會參與全國大選投票,履行大馬公民的責任。

她說,其實過去持有紅身分證時,雖與其他人不一樣,但她本身只是一名家庭主婦,也沒有工作,所以她並沒有介意過。

將前往登記局宣誓

謝琪清說,他在2008年11月接到伍清媚的求助后,便致函森州及布城的國民登記局,過后不斷跟進,終于在兩天前,收到登記局來函通知,有關公民權申請已獲批准。

他說,伍清媚之前持有一張中間有4個格子的大馬卡,而且注明是永久居民地位,但從2006年10月開始,必須將這張大馬卡轉為紅色大馬卡后,才可以申請公民權。

他說,伍清媚已將大馬卡轉為紅色大馬卡 ,所以他會在下星期安排伍清媚前往國民登記局進行宣誓,及呈上所需的結婚註冊證書等文件及300令吉,相信至少再花上半年時間便可獲得正式公民權。

他說,他相信還有很多人在申請公民權面對重重波折,但他希望這些人應該積極提出申請,以便成為真正的大馬公民。

他說,在聯邦憲法下,有闡明申請成為大馬公民的條文,而大馬人成為大馬公民是基本權利,在鑒定此身分后,可以登記成為選民及購買產業。

工人割草彈石擊破擋風玻璃 市會嫌索償額低拒賠

工人割草彈石擊破擋風玻璃
市會嫌索償額低拒賠
(芙蓉16日訊)索償數額太低,竟是不獲賠償的原因!

轎車擋風玻璃被割草工人割草時飛彈的石頭擊破,華裔婦女過后根據程序維修后向芙蓉市議會索償,竟被告知索償額太低,無法獲賠償。

令事主不滿是,她從事發后呈上文件索償長達10個月內,有關方面未針對賠償批准與否回函,直到她前往詢問時,才知答案。

來自芙蓉百美花園的事主劉淑賢(47歲,促銷員),今日在行動黨武吉甲巴央州議員謝琪清律師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指出,其轎車是去年8月28日早上9時許,路經羅白路國油油站前的交通島時,被割草員工割草時飛彈的石頭,擊破擋風玻璃。

她說,她過后向芙蓉市議會交涉,並在官員建議下,當天前往報警,並自行更換擋風玻璃后才向市議會索償。

她說,她過后把所有文件,包括430令吉的更新擋風玻璃單據呈給市議會及索償。

她說,在苦等超過半年,因一直未接獲任何回覆,于是在今年6月前往市議會詢問,但卻被告之因索償額未達當局限定的500令吉以上,所以索償的申請不獲批准。

她披露,她之前與官員交涉時,對方有指稱可能無法100%賠足,當局可能只負責一半的費用,意想不到的是,最終連一分毫都不獲賠。

她說,她有要求官員出示相關文件,證明500令吉以上皆可獲賠的條例,但對方卻基于這是政府文件,需致函申請,于是她過后向謝琪清投訴,並由謝氏致函市議會,為她討回公道。

500以上才獲賠
謝琪清斥政策過時

武吉甲巴央區州議員謝琪清指出,芙蓉市議會以500令吉以上的索償額作為賠償標準,有如是一種叫公眾勿老實的政策。

他說,市議會員工在執行任務時,對公眾造成財物損失,無論款額多少,市議會都應負起責任。

他披露,之前也曾協助公眾處理類似的案件,而南方廢料環境有限公司也依據事主提呈的單據作出賠償。

他說,市議會規定要達500令吉以上才可獲賠,是一項不合理的政策,當局有必要去糾正。

他說,他在接獲劉氏的投訴后,于今年6月致函市議會。

無論如何,他促請事主若遇到類似的案件,應即刻前往報案,若事后遇到問題,也盡速與他聯絡。

謝琪清:病患貧老入住安老院 政府應續撥福利金

芙蓉5日訊)武吉甲巴央區州議員謝琪清律師說,政府福利部的責任是關懷照顧貧病孤老的人,對病患貧老被移至安老院居住后,就停止撥給福利金,是不適宜又不公平的。

他說,他將到芙蓉福利局向有關官員詢問和了解實情,並爭取糾正。

謝氏是于昨午主持芙蓉小甘密美嘉威安老院進行贈醫施藥開幕時,如是發表談話。

他說,根據安老院有人投訴,獲得政府福利局撥款援助的老人,當他們遷居安老院后,政府就以他們已經有人照顧,自動取消他們的福利金。其實,福利局應清楚調查,況且當局撥出每人300令吉是微不足道的,因為貧病者居住在安老院,同樣需要一些生活經費。

有關贈醫施藥義舉是由森親善口琴協會聯合森中醫總會所主辦。昨日在該安老院為23名不幸者免費進行治病。

總領隊拿督陸景隆說,由于社會進步,人類也注重身體的健康,所以老人的人口增加,希望政府推動發揚愛心,孝親敬老,給予社會安老院或老人院撥款支助,讓不幸者同樣可以生活舒適安詳。

盼熱心者參與活動

森口琴協會主席黃金德說,老人對社會和國家的服務和發展貢獻大,發揮敬老精神是應該的,所以配合了森中醫總會常年進行不少的贈醫施藥義診活動,並拋磚引玉,希望激起更多團體與熱心者參與活動。

他說,州議員謝琪清是首位朝野政黨議員參與類似意義深遠的活動的。

森中醫總會主席彭永茂說,兩個團體配合義診工作已多年,只要彼此朝向正確目標,肯定能延續不斷,今次所派出的義務中醫師包括彭永茂、曾國全、陳漢民、彭祥龍、顏玄能。

院長劉西堂希望政府福利部糾正隨意取消撥給不幸者的福利金。

他說,只要福利局知道或證實領取政府福利金的人被遷至安老院時,就自動不再發給福利金給他們,理由是已經有人照顧,其實是錯誤的,院方當然無法負責他們的一切,是極不公平的。

操作簡單.減少錯誤 用戶上網計算水費

(芙蓉1日訊)森州水務公司網站推出“水費單計算系統”,用戶可自行計算,以檢查水費單的水費是否有誤,操作簡單又方便。

該系統把用戶分門別類,包括住家、商業/工業、政府機構、政府管理及監督的廟宇或慈善機構、游泳池、園地/農場及園坵、大槽/臨時水供,只需點擊相關類別,便可計算出所應繳付的水費。

森州水務公司通訊與公共聯系經理阿斯南受詢時對本報說,該公司推出這項系統,是鼓勵用戶自行計算,檢查水費單裡所列的用水量是否正確。

他說,他不排除有時候讀錶員會讀錯水錶內的數字,以致水費上漲,所以,用戶若對水費有所懷疑,可以通過此系統,自行計算出正確水費,然后向該公司反映。

他說,解讀水錶的方法簡單,用戶只需查看白色數字即可,因為這是用水量記錄,紅色數字不需理會。

他說,在水費單裡,以前(Dahulu)及現在(Semasa)所列出的,就是用水量數字。

他舉例,“以前”是3600立方米,“現在”是3610立方米,以3610減3600,得出的10立方米,就是該月用水量。”

他說,把這10立方米數字輸入水費單計算系統裡,再按計算,就得出所需繳付的水費,非常簡單。

他說,可能水務公司讀錶員是在早上讀錶及交上水費單,而用戶到傍晚下班回家才看到水費單,期間水錶已有轉動,數字有所改變,但差距不會太大,如果差距極大,就必須向水務公司反映。

他說,如果用水量低過9立方米,用戶依然需繳付5令吉,因為這是基本收費。

阿斯南吁用戶
呈報個人最新資料

阿斯南吁請用戶通過森州水務公司網站,呈報個人最新資料,以便該公司可以更新用戶資料。

他說,用戶當初申請水務戶頭時,可能還沒有手機,又或者是已經更新手機號碼,所以,該公司希望用戶能呈報最新資料。

“該公司鼓勵用戶登入該公司網站,呈報最新個人資料,一旦該公司的用戶資料庫資料更新充足后,便可以推行短訊通知用戶服務。”

他說,在短訊通知用戶服務下,一旦遇到制水或水供中斷,該公司便會通過短訊通知用戶,讓用戶做好準備,一律免費。

他說,該公司在森州共有34萬個用戶,但目前已向該公司登記更新資料的只有2000餘個戶頭而已。

網上查詢好方便
謝琪清讚水務公司

行動黨武吉甲巴央區議員謝琪清讚揚森州水務公司推出網上服務,讓公眾可以通過上網檢查每月用水量,以及計算水費。

他說,由森州水務公司推出的網上服務,只要用戶登入www.sainswater.com,並且在網上查詢月結單這一欄,登入登記成為會員,即能在網站上檢查每月用水量,同時能夠進行每月水費單計算。

他指出,水務公司推出以上網上服務可說好處多,包括用戶們一旦發現每月用水量出現問題時,即能前往向水務公司作出交洽,同時可以看到每月的平均用水量。

他也說,通過水費單計算系統網上服務,用戶也能掌握每月用水量的計算程序,清楚瞭解水務公司的收費制。

他形容,這項網上服務是傳遞系統的一部分,更透明度讓用戶掌握森州水務公司的運作。

他今午在記者會上,這麼指出。

他希望水務公司可以繼續提供服務,當然公眾也必須善用這些網上服務,瞭解自己的權益。

謝琪清也希望森州水務公司可以提升其它服務,包括減少水壓偏低問題出現,影響水供。

(1)進入森州水務公司網站:www.sainswater.com

(2)點擊Pengguna

(3)點擊左邊的Sistem Maklumat Pelanggan

(4)點擊Daftar untuk mengemaskinikan akaun anda & menyemak bil secara talian

(5)進入客戶資料登記頁面后,輸入各項所需資料,再按呈交(Hantar),即完成手續。

注:用戶必須自訂用戶登入身分(ID Pengguna)及密碼(Kata Laluan)。

謝琪清:華社評估領袖 不是取決於笑

民主行動黨森州秘書謝琪清州議員指出,華社評估及接受一名領袖,不是取決于領袖多笑或不多笑,而是領袖的原則。

他說,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蔡細歷發表“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不是反華人,只是不多笑”的言論,是非常幼稚及不合理的解釋。

“華社對慕尤丁反感的原因有幾個,其一是慕尤丁親口承認自己是馬來人優先,這是慕尤丁與林吉祥以馬來西亞人優先的分別,令

華社不能接受。”

他說,其二在教育課題方面,副首相對華教的立場,讓華社感到無奈及不滿。

他呼吁蔡細歷不要為提倡高調宣傳而幫副首相塑造一個良好的包裝形象,華社的眼睛是雪亮的,華社要的不是一個會笑的領袖。

前州議員認證卡“過時” 院方質疑“牛仔”胡雪邦身分

(芙蓉2日訊)前任州議員認證卡款式“過時”,遭年輕公務員質疑該卡真偽!

在70、80年代叱吒政壇,且有“牛仔議員”之稱的行動黨強人胡雪邦,引退政壇近20年后,不久前進院時,其前議員身分竟被質疑。

曾任3屆森州州議員的胡氏,在90年全國大選敗選后,當年11月20日獲得森州政府發出一張前任州議員認證卡,證明其身分外,卡的背后也注明可享有免費政府醫藥福利。

胡氏今年2月在醫生建議下,進入芙蓉端姑惹化醫院作體檢,這張帶在身上已有20年的認證卡,竟被醫院櫃檯公務員質疑真偽,過后甚至被追收醫藥費。

胡氏昨日向《中國報》講述進院過程,也以本身的認證卡,與現任朱湖區州議員蔡同財及武吉甲巴央州議員謝琪清,比較目前州政府發出的議員認證卡款式,發現屬于兩個時代的認證卡,款式的確有很大差異。

胡氏持有的認證卡是以過膠卡方式發出,卡上的照片樣子與現今的胡氏依然留有招牌式鬍子,但經過20年的歲月洗禮,昔日密黑的鬍子如今已花白。

至于目前議員的認證卡,是屬于燙金的金黃色硬式卡款,非常大體,就連現在的前任議員認證卡,同樣是採用新穎藍色設計。

“院方質疑我的認證卡,初時僅被安排入住3號病房,后來蔡同財協助去政府禮儀部走一趟,領取政府發出的信件,才獲得院方安排轉住一號病房。”

他說,這20年來,未曾收過州政府發出通知信要更新前議員的認證卡,直到今次進院,才知道這張卡款式已過時,年輕公務員才會起疑。

免費醫藥服務
卸任議員唯一福利

行動黨武吉甲巴央區州議員謝琪清說,他在周三早上已前往州政府禮儀部會見州議會副秘書,對方也證實在政府記錄中,的確有胡雪邦曾進院的資料。

他說,副秘書也說,記錄也證明該部曾在胡氏進院當天發出信件予醫院,並由蔡同財州議員親手交到醫院,無論如何,對方 將會與院方接洽,處理豁免胡氏醫藥費的事件。

他也說,副秘書也強調,免費的醫藥服務,也是前任議員在卸任后唯一享有的福利,所以胡氏不需繳付院方追收的570令吉醫藥費。

謝琪清也是行動黨森州秘書,針對胡雪邦持有的前議員認證卡“過時”問題。

謝氏指出,根據州政府的資料,森州目前共有105名的前任議員,禮儀部也曾發信要求前議員更新認證卡,唯僅有一半人數有回函。

他進一步向胡氏求證時,胡氏的確表示未曾收過任何信函

謝氏已向禮儀部索取表格,以轉交給胡雪邦處理更新認證卡及資料的事項。

遭3度追收醫藥費

“牛仔議員”住院不付費,遭醫院3度追收醫藥費﹖﹗

胡雪邦說,他在醫院經過5天檢查后獲准出院,出院時由于資料已注明其身份,被告知不需繳付醫藥費,但事隔一個月后,他收到院方來函,被追收總數為570令吉醫藥費。

他說,他第一次收到該信時,以為是院方技術上錯誤,沒多加理會,直到院方發出第2封和第3封追收信,並限定他需在14天內繳清,以免面對法律行動時,他才認為要去處理當局這方面的錯誤。

“作為一名前任議員,免費的醫藥是唯一享有的福利,我會和謝琪清與州議會秘書處接洽,處理醫藥費和認證卡的事項。”

另一方面,蔡同財州議員說,他向州政府禮儀部索取信函后,親自交給醫院,並向櫃檯的公務員說明州財政是指定的擔保人。

他說,因院方已接收該封信件,理應足以證明病人的資料和身份,不應再發生這種追收醫藥費的情況。